就很可爱

每篇写的同人文前:人物属于原著,OOC慎

【曦澄/追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4) (完)

(1)

(2)

(3)


江澄刚进房间,还没点上灯,他的好外甥就冲了进来。十六岁的少年,比前几年长高了不少,不过也还是没长到和江澄一般高,但却已经到了江澄的肩头的高度,这样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一下扑进了江澄的怀里。

 

江澄就着从窗户斜射进来的柔和的月光,看着金凌越发英俊凌厉的面容,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不等他感叹岁月沧桑,江澄就回过神来,于是抬手拍了拍金凌还束着头发的后脑勺,一边说道:“你先让我把灯点上。”

 

金凌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也有很久没有这样同舅舅撒娇了。金凌退了一些空间开去,江澄点上了蜡烛。恢复了明亮之后,江澄的恍惚与感慨倒是随之消散了一些,也不等金凌开口,先说道:“我知道你来是为什么,我明日已经和蓝宗主约好了下山去,就之后那日再说吧。”

 

金凌也不接话,只是慢吞吞地说道:“舅舅,我就是来看看你的……”

 

江澄也很久没见这副模样的金凌了,心中温暖不少,可嘴上却说道:“你也才知道来看我,再说了,上周你生辰的时候不是才见过吗?好了好了,大晚上的回去睡觉了。”

 

说罢便挥了挥手,金凌也退出了江澄的房间。

 

 

 

金凌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见到了坐在桌边正在等自己回来的蓝思追。不一会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难得今天金凌没有去啃蓝思追的嘴唇,只是恹恹地靠在蓝思追怀里。

 

蓝思追一只手揽着金凌的肩,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吻了吻金凌的脸颊,柔声开口问道:“怎么啦,可是江宗主说了什么吗?”

 

金凌闷在蓝思追的胸口,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其实我倒不是担心这个,看舅舅这两天都没跑来打我,而是都和蓝宗主待在一起,应该不会反对我们的事。”

 

金凌蹭了蹭他家思追的胸口,然后抬起头,把下巴搁在蓝思追的肩上,依旧闷闷不乐的语气说道:“哎,阿愿,如今我们也要成婚了,可是我舅舅还是一个人……”蓝思追了解金凌的性子,一直都很关心他舅舅,却从来别扭地不愿说。

 

蓝思追拍了拍他的头,轻声说道:“不是还有我们泽芜君,蓝宗主呢嘛,阿凌,你还不放心泽芜君吗。”

 

金凌听后,又叹了口气:“说起这个,我舅舅明天好像还是要和泽芜君出去呢。”

 

说罢,两人又说了些其他的事便沉沉地睡去了。

 

 

 

金凌走后,江澄躺在床上,并无睡意,脑子里翻滚着许多事。

 

 

 

他的外甥金凌,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

 

其实他从也没反对过金凌同蓝思追的来往,自己的外甥从小便没了爹娘,过了些年,金光瑶的死对金凌打击也不小。年纪轻轻继任家主,许多事务都是亲自操办,江澄觉得,唯有感情这件事上,能让金凌真的幸福才是,这和是男是女,这和这个人什么出身,都没关系,只要金凌能幸福,他这个做舅舅的,也就满足了。

 

更何况蓝思追也是个好孩子,每次看到他看向金凌的温柔的眼神,在有危险时毫不犹豫地保护金凌时果断的眼神,江澄也不傻,他知道自己外甥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想到度过一生,江澄粗略地思忖了一下,只觉得若是将来,他和蓝曦臣谁都不婚娶,就这样来往,似乎也不缺什么了。

 

 

 

金凌处事也更为稳重了。

 

江澄原本气冲冲地飞过来时,就在气金凌又在自作主张,不同他商量。若是金家长老为难该怎么办,若是此时外族以此来重伤金家,又该怎么办?却没想到,根据自己和蓝曦臣的消息,金凌虽不说全都摆平了这些障碍,但也处理得差不多了。

 

金凌这些年,又有蓝思追的协助,家务事也不太用自己操心了。

 

 

 

金凌长高了,都到自己的肩膀了;金凌的眉宇间透露出的英气和脸颊的轮廓,越来越像过世的姐姐和交情不深的姐夫。

 

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还在做什么呢,自己青少年时期,正处在一个混乱的时期,逝去的家人,分道扬镳的兄弟,只有他一个人的江家……

 

江澄突然感觉眼眶有些酸涩,但又全然哭不出来,却有一种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感,过往的人和事沉重得压得他喘不过气。

 

江澄抬手,将手背搁在额头上,一边感慨自己的多愁善感,一边在想,此时要是有蓝曦臣在身边就好了。在过往的日子里,蓝曦臣总是陪在他身边,蓝曦臣总是知道自己当下的心情如何,蓝曦臣总是知道如何让自己不再难过。

 

所以江澄总是觉得,若是有蓝曦臣在身边,纵使是再艰难的日子总会好过很多。

 

而此时,江澄就无比希望蓝曦臣就在身边。

 

江澄并非不坚强,面对所有的亲人离世,兄弟背道而驰,原先那么多年,都自己一个人过来了,只是这些年,总有蓝曦臣陪着他,突然就没了再一个人硬撑下去的理由。

 

江澄迷迷糊糊中忆起了蓝曦臣的温度,印象中蓝曦臣只抱过他一次。那次是自己遇到了危险,后来是蓝曦臣救了自己,江澄印象中后来自己就昏在蓝曦臣怀里了,再次醒来时就在姑苏了。

 

江澄再次回忆起那短暂的温度,感到自己胸口胸闷的感觉舒缓了不少,登时有一种心安的感觉,仿佛从刚才的郁结,到现在的透过了气一般。

 

江澄睁开双眼,坐起身,头发随意地散在身后,用手支起额头,先不提自己很久都没有这般胡思乱想过了,江澄觉得自己似乎是不是太过依赖蓝曦臣了?

 

江澄回过神来,转念一想,难道自己就离得开蓝曦臣了么,就算离得开,江澄觉得自己是不愿意的,左右也是缺了他不行,何必还要再纠结这个问题。

 

江澄心想明日还要同蓝曦臣一道下山,便睡去了。

 

 

 

次日,两位宗主用过早膳后,一如先前两人一同出游的时辰,便往山下去。

 

江澄一经昨晚想通了之后,反而没了心中的芥蒂,光明正大大大方方地与蓝曦臣同行。

云深下有一个城镇,江澄若是得空的时候,不是同蓝曦臣在云深下棋,就是同他去山下的镇子上转转。

一如往常,两人下山后,先去了郊外看了看。

郊外不比城中热闹,可是风景算得上好,两人便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一边看着去年此景的花草树木走着,好不悠闲。

两人就这样一路走进了城中。

城中有热闹的集市,蓝曦臣知道江澄爱吃水果,每次都会去集市上买江澄爱吃的水果。

 

看着为自己挑水果的蓝曦臣,嘴角的笑意更甚,一只手不自觉地牵住了蓝曦臣空着的那只手。

 

两人牵着手又逛了会,到了约莫午时,两人一同去了一直常去的酒楼。

 

进了酒楼,要了一间雅间,江澄自然记得蓝曦臣爱吃什么,两人便相对而坐用了午饭。

 

用过午饭后,江澄神态放松地坐着,而蓝曦臣则拿出先前买的水果给江澄剥起来,江澄看着蓝曦臣修长的手指为他剥水果,眼看蓝曦臣将剥好的水果递过来时,江澄一把拉过蓝曦臣的手腕,让蓝曦臣喂自己吃下了水果。

 

蓝宗主起先一愣,反应过来后,目光满是柔情地看着江宗主,并不急着把手抽回来,伸手摸了摸江宗主的脸。

 

他们十分自然地聊起最近的家务事,问起对方近来的情况,又说起上次没下完的棋局。

 

 

 

到了快傍晚,江澄与蓝曦臣一前一后打算回去了,见到远处的河岸隐隐泛起星星点点的火光,飘在与晚霞连成一片的水面上,较为明亮的红色,与晚霞柔和的红色交相辉映。

 

曦澄二人相视一笑,便一同往河岸处走去。

 

此情此景甚美,怎么好不与身边人共同前去。

 

不明亮的天色,和晚霞混合在一起,交织出独特的暧昧的光线。

 

可当蓝曦臣回过头时,竟没有看到江澄熟悉的脸庞。蓝曦臣一下有些慌了神,回头张望才发现自己太过慌张了,江澄只是被兴奋地去看河灯的过往人群隔开了。

 

不过找不到晚吟的那一刻还是很很担心呢,蓝曦臣心想。就看到人群中的江澄,同样慌张地在四处寻找自己,失了平日里的镇定。

 

蓝曦臣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准确地牵住了江澄的手。江澄一见是蓝曦臣,反手张开手掌,硬是同蓝曦臣十指相扣。

 

两人就这么牵着走到了河岸边,看着眼前的美景,身边的佳人,蓝曦臣忍不住开口道:“晚吟,可想泛舟?”

 

江澄闻言,道:“好啊。”说罢便牵着蓝曦臣的手往岸边的船上走去。

 

江澄挑了一艘小而精致的画舫,同蓝曦臣一道上了船。

 

画舫外表看起来小,内部空间却很大,江澄就拉着蓝曦臣上了第二层。

 

江中水波不断,加上船身窄而长,晃动也是常有的,这不我们的江宗主就因为走得太快,又经一阵晃动,径直往前跌了一跤。

 

蓝曦臣眼疾手快,一个健步来到江澄身前,一把揽住了江澄的腰。

 

江澄就直直地摔进了蓝曦臣的怀里,蓝曦臣刚想问问江澄有没有摔到哪里。低头却看见江澄好看的面庞,船上的灯光,水中的火光,天边的晚霞,映在江澄的眼眸中,使平日里就让蓝曦臣为之倾倒的一双杏目更为动人。

 

蓝曦臣看痴了过去,不禁吻上了江澄的唇。

 

突如其来的吻使得江澄心跳得很快,江澄感受到自己的脸肯定已经红透了。

 

就在江澄想要做出回应时,江澄却感到腰上的力道一松,蓝曦臣放开了江澄。

 

江澄只见蓝曦臣撇过头去,满脸愧疚,江澄自然知道蓝曦臣在想什么,伸手勾住蓝曦臣的脖子,重重地吻了上去。

 

蓝曦臣没有想到江澄的反应会是这般,一时愣住了,直到江澄撬开他的唇瓣,蓝曦臣才反应过来,紧紧地搂住江澄的腰,更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这个吻结束,蓝曦臣仍不可置信地低声问道:“晚吟?”

 

江澄收了收搂着蓝曦臣脖子的手臂,将头靠在蓝曦臣的肩膀上,并不说话,享受着自己昨晚无比渴求的蓝曦臣的体温。

 

江澄也不知道怎么将自己爱上蓝曦臣多年而一直都没有察觉的事说出口,谁让蓝曦臣一直在他身边,他们从来没分开过呢,他全都当是理所当然的,也没有一个契机让他早些知道自己的心意,江澄撇了撇嘴,还是就不说了吧。

 

 

 

翌日,二位宗主一贯早起,可是蓝曦臣却发现江澄并不开心。蓝曦臣心中一紧,不会是晚吟其实并不喜欢他,昨晚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

 

蓝宗主正在隐隐担心,这时唉声叹气的江宗主有些垂头丧气地栽倒在蓝宗主的怀里,委屈地说道:“蓝涣,要是我早点知道我喜欢你该多好啊,现在的感觉像是错过了好多年。”

 

蓝曦臣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些孩子气的晚吟,不禁摸了摸他的头发,道:“晚吟,其实,我们原来相处的方式和伴侣也没什么区别。”

 

江澄带有撒娇的语气问道:“当真?”得到的回应是他的伴侣的点头。

 

后来,江宗主确实得到了验证,不过差点没有发火一通就是了。

 

 

 

金凌的婚期已定,江澄知道蓝忘机和魏无羡定是要回来了,只是他不自觉地握紧了蓝曦臣的手,不管到那时他抱有怎样的心情,苦涩的也好,尴尬的也罢,都会有这个人陪着他,他便知足了。

 

END

 

 小小番外:

 

蓝宗主:晚吟,我们先不公布我们在一起了,然后却按照情人之间那般相处,看看其他人觉得与先前有无不同如何?若是他人的反应与之前无异,那我们之前也确实就很亲近了,晚吟意下如何?

 

江宗主:好主意。

 

某次清谈会

 

路人A:见过蓝宗主,江宗主,恭喜蓝宗主的门生和江宗主的外甥喜结连理,不知蓝宗主可有成亲的想法?在下家中女眷有适配者,蓝宗主你看……

 

江宗主:蓝宗主不看,仙子,送客。


FIN


这篇写完啦,下一篇想写上次发的那个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脑洞呀,只是一个国家的国家队有六个人,大家除了曦澄忘羡还有什么能接受的或者想看的吗,不过主要肯定是曦澄啦,别人都是甜甜的背景板啦,如果实在没有的话改成化学竞赛可以吗,化学竞赛的国家队就是四个人。有什么想法的各位在下面留个言吧,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7)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