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很可爱

每篇写的同人文前:人物属于原著,OOC慎

【曦澄】江宗主的心路历程 (一发完)

OOC严重;人妻属性的舅舅上线,不喜慎入;可能有一丢丢急刹车?

 @天国的节操君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清楚一个认清自己是受的心路历程(不服气地撅嘴)

 

 

 

江澄和蓝曦臣在一起有一个星期了,他们两个每天都在云深不知处过着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秀瞎旁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

 

这天蓝启仁老先生召集蓝曦臣他们一群人开会,江澄就翘着二郎腿躺在蓝曦臣的床上随便拿了一本书看。这时,门口探出了一个头,江澄瞥了一眼就知道是魏无羡那神头鬼脸的家伙。

 

魏无羡见被发现了,也就进了江澄和蓝曦臣的卧房,江澄也并不起身,继续躺在床上,瞪了他一眼,道:“你来干嘛?你家蓝二开会去了你无聊得很?”

 

魏无羡嬉皮笑脸道:“是啊,所以这不来看看师妹你。”也不等江澄出口骂他,他转而板了板脸,用一副神秘而严肃的口气说道:“你还别说,我真的有正事要问你呢。”

 

江澄眼皮也不抬一下,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好好好,师妹,你和大哥……谁上谁下,谁攻谁受呀?”魏无羡问完又恢复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江澄抬手就把书向魏无羡扔去,一边嚷道:“那还用问,当然你老子我才是攻!!”

 

魏无羡捡起书就跑,边跑还边喊:“师妹,趁着都还生米煮成熟饭,你要加油啊!”

 

江澄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向魏无羡跑去的方向回喊道:“去你大爷的加油,我要加什么油,魏无羡,别再让我看到你。”

 

 

 

虽然魏无羡被江澄赶走了,可是魏无羡问的那句话,却在江澄脑海里挥之不去。嗯,他和蓝涣虽然天天同床共枕,可是还没实践过某项运动也不假,不过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想到这里江澄心里翻了个白眼。就魏无羡这个逼肤浅,还没做过当然不知道,可是分攻受又不止在床上咯,我江澄浑身上写透露着一股攻的气质,就差写个攻字贴在脸上了,再说了蓝曦臣人那么温柔,哪里像是攻我的嘛。

 

江澄一想到蓝曦臣,思绪就收不住了,他想起蓝曦臣陪他一起去金麟台看金凌时,那些小狗都围着蓝曦臣转;在云深不知处时,他们两个一起去喂兔子也是,蓝曦臣蹲在兔子堆里,好几只兔子就朝他扑过来了,他的蓝曦臣掌心里拖着一只,递到江澄手里。江澄想到这里,将脸埋在双手里,我们家蓝涣这么温柔,怎么可能是攻嘛。

 

蓝曦臣回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的晚吟躺在他的床上,双手捂着脸,脸上可疑地泛红,蓝大哥感到自己的胸口中了一箭,我们家晚吟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第二天,蓝家又要开会,江澄一边心里抱怨,这蓝家的会可真多啊,一边在酝酿着一出攻陷蓝曦臣的计划。江澄在蓝曦臣的床上滚啊滚啊,突然脑门一拍灵机一动。平时蓝曦臣每天都要打扫卧房和后院,他就帮着一起做事情,所以说当攻难道不是应该抢着把事情和家务都做了,然后霸道地说一句,我把事情都做了,你好好休息就可以了的吗!江澄觉得自己知道了正确地当攻的方法。

 

江澄跳下床,挽起袖子就开始打扫。蓝宗主开完会回来,还没进门口,看到的就是他的爱人江宗主撩高了袖子在做家务。蓝曦臣快步走进卧房,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江澄。江澄感受到蓝曦臣的怀抱,一下把抹布都扔了,江澄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觉到蓝曦臣把头搁在江澄的肩膀上,只听蓝曦臣在他耳边低声道:“晚吟,你怎好为了我如此劳累,还是我来吧。”江澄只感觉脸上发烫,只想转身一把抱住蓝曦臣。

 

于是只留下一条抹布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旁边这间房子的两个主人亲得死去活来。

 

 

 

之后一天,魏无羡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此事,就又跑来江澄跟前晃悠,当然在江澄眼里,魏无羡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果然,就听魏无羡开口道:“诶呀,师妹,我原来还想着你们既然还什么都没做你还可以争取一下的,现在看来你还是放弃吧,你当攻的姿势不对啊。”

 

江澄一听就来气,我和我男人干了什么你又知道了,而且我怎么又不像攻了,下意识地回嘴道:“你姿势就正确了?”

 

魏无羡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我就不是攻啊。”

 

江澄气得随手抄起一条抹布扔过去,吼道:“你都不是攻你懂个屁!”

 

魏无羡又捡起抹布,看了看,开口道:“师妹,你看你砸人都用抹布了,真是贤惠啊,我这个做受的都没你这么贤惠。”然后拎着抹布就溜,还留下了一句话:“师妹,别挣扎了,面对现实吧。”

 

江澄被他气得脑仁疼,揉了揉太阳穴,想了想昨天的场景。昨天蓝曦臣简直太温柔了好吗!这世界上简直没有比蓝曦臣更好的男人了!咦,等等,好像昨天是蓝曦臣把我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江澄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当中。

 

 

 

过了几日,蓝曦臣不用天天开会的空档,蓝曦臣便带着江澄下山去。两人来到了一家常去的酒家,由于快入夏了,店家推出了时令糕点——莲花糕,限季供应。这个叫莲花糕的糕点深深地吸引了蓝曦臣,于是就向店家要了许多盘。店小二看到这位客人大手笔,便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这个糕点。而江澄的注意力则在平日里也不算爱吃甜食的蓝曦臣今日怎么对一样糕点如此感兴趣。江澄心想:难道不是我男人想吃什么我就给他做什么,才是宠溺吗!江澄又觉得自己掌握了争取的当攻的姿势。

 

回去的时候,蓝曦臣又买了一些带回去,江澄已经在盘算怎么做这个糕点了,江澄一心只想做糕点,可还没弄清楚糕点的品种,梅花糕桂花糕龟苓膏,管他什么糕呢,我男人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

 

回去之后,江澄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糕点,然后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进了厨房,偷偷承包了一个小灶台之后开始动手。江澄虽然都没做过饭,可是他见过他姐姐做啊,所以江澄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于是江宗主挽起袖子开始和面。

 

毕竟江宗主第一次下厨,弄得厨房里乒乒乓乓的一阵声响,把睡眼惺忪的魏无羡和蓝氏双壁引来了。魏无羡一看是江澄,刚想开口,就被江澄关在了厨房门外,还附带吼了一句:“你都不会做,就别来说我!你看你们家蓝二,吃过你做的东西吗!”

 

魏无羡也没话说了,蓝曦臣抱有歉意地对自己弟弟笑了笑,让自己弟弟和弟媳先回去,自己则在门口等江澄出来。

 

不多时,一个脸都快被熏黑的江宗主出来了,还拿着一盘糕点。蓝曦臣赶忙迎了上去,拿袖子擦了擦江澄的脸,而江澄等不及让蓝曦臣吃自己做的糕点了,拉着蓝曦臣就回房。

 

进了屋,江澄就拉着蓝曦臣并排坐下,拿起一块糕点就想喂给蓝曦臣。蓝曦臣吃了江澄手中的糕点,一把擒住了江澄的手,舌间从江澄的每一个指尖舔过去。江澄虽然没有把手抽回来,可是耳根都红了,话都说得不连贯:“蓝……蓝涣,我……做的这个,好吃吗?”

 

蓝曦臣还拿着江澄的手细细把玩,闻言,看向江澄的眼:“晚吟当真不知道我喜欢的莲花而非糕点?晚吟做的什么我都觉得好吃。”

 

江澄只觉得脸更加发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向了蓝曦臣,然后那盘糕点和某日的那条抹布是一个下场。

 

 

 

几日之后,江家的家仆来报,有急事需要宗主回去处理,江澄只好不情不愿地回去了。回到莲花坞的江宗主像是犯了相思病似的,坐在桌前在想蓝曦臣,躺在床上在想蓝曦臣,练剑的时候还在想蓝曦臣。

 

江澄想到上次自己亲自下厨的事情,只觉得指尖还残留了蓝曦臣的温度,然而江澄觉得那里好像不对,为什么现在想来,反而蓝曦臣攻一点呢,江澄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江澄每天想蓝曦臣想得都要死掉了,事情一处理完,就想直接奔云深不知处的。然后江澄掐指一算,如果自己再晚一点出门,到了云深就是深夜,那个时候正好可以偷偷溜进蓝曦臣的床上,等第二天一起来,蓝曦臣看到自己一定很惊喜。江澄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江澄又在书房内处理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务,但是心思却早已经飘到云深去了,就在这时,书房外传来了一阵萧声。江澄大惊,害怕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可是身体比大脑先做出了反应,已经忍不住向外冲了。

 

居然在自己的书房门外真的看到了一身白衣的蓝曦臣,江澄什么也顾不得说径直冲过去抱住了蓝曦臣,江澄现在内心不知是欣喜还是委屈。

 

江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住了蓝曦臣,把头埋在蓝曦臣的肩膀上,蓝曦臣轻轻地抚摸江澄的背,唤道:“晚吟。”

 

“蓝曦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居然就过来了!我还想着晚上偷偷溜进你的房间去看你呢!你怎么就先过来了!”江澄的声音里居然带着一丝委屈。

 

蓝曦臣不知是该心疼还是该开心,亲了亲江澄的脸,怎料又被江澄一把拽进了房间,狠狠地按在床上。

 

江澄俯下身,狠狠地啃咬蓝曦臣的双唇。就在蓝曦臣以为江澄有下一步动作之时,只感觉江澄完全趴在他的身上,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蓝涣,上我。”

 

蓝曦臣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一处流去。

 

而江宗主有两天都下不了床。

 

 

END



后续开车

评论(21)

热度(257)